Feeling · Poem

晚霞

天空中飘动的橘红与风纠缠在一起,

吹着思绪闪烁跳跃。

脑海里旋律的最后一个音符上悬挂着回忆里的少年时代。

他融化在幻想的晚霞里,

在这个极北的国度里,无尽家族的完美世界里。

夏天的末,怅然若失,若有所得。

宇宙的终结,时间线的终点,他静静地坐在那里,

思索虚无。

 

黑暗之后的第一缕曙光,

周而复始的旋转,

平静的叹息。

 

 

Feeling · Life

二〇二二的新年

许久没有回过家了。

曾经在那里长大的那个家似乎成为了一个抽象的概念,遥远的事物,没有任何细节的颗粒质感。

我似乎已经将过去的自己渐渐写入了另一个平行的宇宙,与这个现实的丝线接连渐渐枯萎。

父母的样子,似乎永远定格在了过去,或者说我希望他们永远定格在过去,他们年轻时候的样子。那些年味还浓的年份,鞭炮声里,大家吃着吃腻了的饺子,吃不腻的卤肉,来回在亲戚家里串门,一遍遍来回数着红包. . . . . . 这仿佛是上辈子的事情。

脱离现实的宇宙,我发现自己在平行宇宙里越陷越深。而现实里的脱皮的被烟熏得发黄的粗糙墙面,逐渐变成了抽象的家里的墙,没有颜色,没有温度,也没有质感。如同父母的皱纹,逃脱了细胞层面的真实,变成了“衰老”这一个概念的抽象延伸。

然而,能够打动我们内心的不就是这些细节么?大脑是很难与抽象共情的。这是我们从单细胞进化到哺乳动物上亿年修炼的成果,烙在我们的基因里。

 

我许久没有回过家了。

大年三十的今天,我打开视频,再次触碰了那个我渐渐脱离的宇宙。眼眶湿润。

 

Feeling · Life · Poem

the distance of our shoulders

夜空的星绚烂

五彩的云包裹蓝天

月相红白交替

肩并肩

我们相隔光年

 

曾经红白的故事交替在五彩的回忆中包裹着绚烂的真挚

当一切过于靠近

过于炙热

肩并肩

我们相隔光年

 

永恒的宇宙是永恒的幻觉

有始有终的故事才是永恒

 

当两个肩膀彼此靠近

他们却无比遥远

 

 

Feeling · Poem

You can Not advance

闭上双眼
夏日的光穿透眼睑烧灼着我的视网膜
神经回路深处某个陈旧的突触被唤起

白色的耳机缐缠绕着你我白衬衫上的第一个钮扣
随着莫扎特起伏演奏那最后一曲安魂
混在蝉鸣声中

已经不存在的社交媒体
记忆里残留的文字
像是顽固的咖啡渍
怎么都洗不掉

睁开双眼
镜子里的自己
还是十几年前的模样

而你
而你
而你

i wish i could turn back time

过去将我黏住
在福尔马林里
我的灵魂腐坏
我却
还是十几年前的模样

你身上散发的黑体辐射光子
射向千疮百孔的我

it all returns to nothing

那个夏夜
电脑屏幕前
我们一起见证世界终结
那一秒,你和我
还是十几年前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