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光

嘹亮的晚霞洒下最后一缕淡粉色的余辉 我的思绪被虚弱的长波光子散射到过去在大脑留下的神经网络里 纠缠,纠结,纠替 我在哪里? 云俯瞰我,不微笑也不哭泣 我看看云 却迷失在她深邃的眼眸寻觅   我真的忘记了么? 每次在你背后偷偷的看着你 那凝视 可以很短,也可以是永恒   天顶的月 我把我的影子照得光亮 金闪闪 包裹在粉紫色的晚霞里 我仍旧在寻觅 那晚霞中的一缕金色 或许,我忘记了, 它就在我的影子里

another little heartbreak in 2020

上个月我们研究所这边搞起了一个募捐活动,让大家给智利一个叫做Batuco的贫民营地(Campamento Batuco) 里的人捐一些旧衣物。我没有衣物,就捐了一些现金。但是其实说来惭愧,我捐款的时候这个营地一无所知。心里想着负责募捐的人很可靠,于是就捐了。今天收到负责人邮件发来的反馈,附带了很多照片。然而,我看到这些照片之后内心却很难受。 看到照片里破破烂烂的木板纸板搭建的小屋,被雨水冲刷的泥泞的地面,还有小孩子们稚嫩的手捧着拿到的书本,他们吃的简朴的煮玉米煮土豆。再想到自己天天在家里有地暖,不担心吃喝,也不担心疫情,还可以点外卖。真心感觉很难过,感觉很心酸。刚刚在查关于这个营地的消息时还发现那里六月份才爆发了比较严重的 COVID-19 疫情。新闻里被采访的人还是乐观地说“虽然我们的很穷,但是我们心很大”。 疫情之前,因为抗议游行暴乱宵禁,智利在世界新闻一直是头条。我虽然不是智利人自然没有什么话语权,但我在这里快三年,我真心理解智利人愤怒的原因。从这个营地就可以瞥见智利极端不平等的社会的一角。我也真的希望,智利能够通过这次修宪改变现在极端的吸血体制吧。

Julia 101 – 0.1. Least-Square fitting

year = Float64[0] for i in 1:6 push!(year, i) end year = year .+ 2013 7-element Array{Float64,1}: 2013.0 2014.0 2015.0 2016.0 2017.0 2018.0 2019.0 year_x = collect(Float64, 2013:1:2020); h = [2, 2, 2, 3, 4, 6, 8, 12]; using Plots scatter(year_x, h, xlab = “year”, ylab = “h-index”, xlim = [2012, 2023], ylim = [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