坦然

当初也是这样的一个夏日,也是这样的稚嫩,也怀着同样的抱负,心中同是只有自己最在乎的理想。于是发现新一届本科生十八人中只有两个是第一志愿的我,忽然间联想起了自己的当初,于是才有了下面的各种感慨。

我也和这两个孩子一样吧,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和我一样的如此这般认为呢?不知道他们是怎样看待天文的,不知道他们在理想的路上是否一波三折,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在此荆棘之路上曾深陷泥潭。若是如此,我也从心里为他们祈祷,希望他们早日摆脱困境。可是,我有着太多的不知道,随之而来的总是自己数不尽的遗憾。或许他们根本就不会有这些经历,我是无从知晓。总归,在这里胡思乱想,是我自己的事情。但遗憾的是,我未能按照自己的逻辑将这个世界幼稚的运转下去,遗憾的是曾今崇拜我的同学现在早已变得轻蔑,遗憾的是浪费了很多时间却到头来却意义甚微,遗憾的是现在居然还在这里遗憾种种,数不尽的遗憾。这不是一个成功的人的表现,唯有遗憾。既能这样,何不亦能反之?游离在边缘,恐怕也是痛苦至极。

或许我缺乏坦然接受现实的勇气,但我也怕接受现实意味着妥协。为了方便,我总是试图去撮合一些彼此接近的概念。后果便是加倍的劳累。我明白接受现实,也全然意味着妥协。妥协未必就真的是接受了现实。这是很复杂,又很简单。我能否做到坦然呢?看到往昔和今日之差异,能否坦然接受他人的成功。如果连此都无法做到,想必就得是个闭关锁国,结果只有落后挨打。又或许,这些都不会成为问题所在,当我一心想的时候,还有时间在乎种种么?如今的在乎,就是意味着现在还没有认识,还没有全然放开投入,还没有踏上通往彼岸的路。

是怎样就怎样,这是我成长中痛苦接受的道理。原因比较简单,我在乎自己(或许有时候就会自私),我在乎理想(或许有时候近于偏执)。因此,在两者的联合作用下,就会由于自己的局限在现实中受到层层打击。这是必然。就像是我现在认为留在这里是我的命运的必然一样。逃永远不是办法,一切都很巧合的被安排好了。宿命论,很玄乎的东西,换一个角度,也有其必然。我其实并不了解天文。或者说,直到现在我才有了一点点的认识。以前的梦想也只是机械性崇拜吧,崇拜宇宙,崇拜自然。有人说唯有了解才会有兴趣,那么我对于天文或许崇拜大于兴趣。自然导致限于能力,不能全解。废话说太多了,还是着眼于眼下的路吧,现在该是放弃一些东西的时候了,慢慢的接近一个神圣的时刻,慢慢的感受到自己的不足,慢慢的我要学会认识身边的人和这个围绕着的这个世界,最终认识自己。想感谢的人很多。憎恨的人却怎么也恨不起来了,缘于我无法摆脱自己的罪责。

其实,我还是会时不时的抬头看看天,看看那些闪烁的星星,想起自己小时候,那片天,依旧是那样,美丽。

3 thoughts on “坦然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