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花之植

当光酿琼浆渗入月桂的根, 我的诗句开始发芽, 伸展出第一片词句, 脉络上刻写着泪痕, 沉沉的哀伤。 于是我用心的另一半将其深埋。 在第二片音符露出尖角之时, 黑色墨迹之下, 十六分音符里埋藏着我的另一半咏叹, 婉转的绝望。 此刻夜的风点燃了最后的寂寞。 第三片是模糊的影像, 纵横交错的时空划痕之中, 胶片封印着无怨的邪恶, 蓝色的彷徨。 在最后,炽热的火,将一切重新溶化成了月的光芒。

又感慨了

最后一滴晨露幽默地蒸发, 用心的记忆凝固, 潮湿的木瑾味浓, 绽放遍处, 直到湮没我最后一口思绪, 才跳跃到咏叹调上玩赏音符, 与莫扎特一起谈论巴赫。 当秋夜纺织着琴的弦, 我们再来, 说说那个微笑的巴黎之厨。 其实, 我知道你的眼眶已经湿润, 幕。 今天很感慨,上午又昏昏沉沉的在自习室呆了半天……真的是”呆了”半天。然后在晚饭之前,悲剧的发现网号又提前透支了……被锁定。接着走到食堂顶端,正要吃饭之际,又被告知我的校园卡已被冻结。好吧,我昨天才把我的现金全部用来交面试费。于是我身无分文了。回到宿舍,找同学借钱,同学说在卡里,还要去取,嫌麻烦就没给我借,好吧……最后,最后我又只能拿信用卡透支了……没办法,这就是命运吧。哎~不过,有忧却也有喜,下周会被人请客去听潘玮柏的现场演唱会。我虽然不追星,也不是很喜欢流行歌曲,但是明星的演唱会的气氛还未感受过,想去体验一把~何况还是女生请我去~恩。 以上的文字都源于我不小心听了一首歌,结果怀旧的病犯了。

两份邮件

当我打开信箱的时候,完全没有想到会收到这两份邮件。前些日子一直在忧郁只能内保而不能外推的事情。而现在却疯狂的沉溺于玩乐之中,没有学习的心思,偶尔也看看感人泪下的小品,陶冶情操。但是大脑终究没有怎么运动,生锈在所难免。于是忘记了一些背负,这些背负夹含着承诺、敬佩、友情、青春……当我看着老大的字迹,仍旧是那样,没有改变。重要的是,心也未变。于是又想到自己的背负。心中充满感激和冲动。 第二份邮件令我喜出望外,它彻底改变了我最近的财政赤字。由于近来挥霍无度导致财政危机,说来也活该。感谢璇吧,没有你,我还不知道要怎样熬接下来的日子。你的邮件真的是救命而务实。 好吧,废话不多说了,行动吧,东西不是写给自己的,亦或写给别的人。唯有行动。 我没有变,至少,我还是那个班长,努力。

我的记忆是用电影写成的

每次需要的是音乐的刺激,音乐的唤醒,音乐的情怀,而这些音乐都来自电影。 就像是我儿时的玩伴,音乐伴我成长,纺织出我所有的记忆,一针一线,细细密密。所有悲伤,所有欢笑,所有苦涩和无奈,所有成长,所有的这些伴随着成长的磕磕碰碰,溶解在Espresso中,在浓缩着生活的电影中慢慢溶解,稀释,幸福的流入口中。儿时的记忆就是用电影写的,所有的坚毅勇敢,所有的果断,所有的迷茫;于是自己就成为了电影里的主人公,经历着五光十色的故事,最后总是得到圆满或者哀伤的结局。自己也曾在单亲家庭和父亲一起无奈而邋遢的艰苦生活,自己也曾在日本人的集中营里度日如年挣扎的生存,自己也曾在北美广阔的中部草原上一路狂奔,自己也曾在迷雾缭绕的大城市里流浪穿行,自己也曾经历了生死抉择然后成长,自己也曾有过苦痛的内心挣扎,自己也曾不停的奔跑寻求一个意义,自己也曾在校园里和她手牵手走在梧桐树荫中,自己也曾迷失在黑暗无际的森林里经历了精彩的冒险旅程,自己也曾被无情的欺骗最后找到真正爱自己的人;这些,深刻的入心(其实每句对应了一部电影,至于片名,猜猜看吧)。这些文字,是用胶片写成的音乐,没有对白,仅仅是音乐,可以没有色彩。然后再用情感为黑白的胶片涂抹上色。 电影已经和记忆融为一体了,没有了好坏,没有价值分别。因为是记忆的一部分,所以亲切,所以喜爱。这个世界,就像是电影胶片贴成的一样,每一个角落都散落着各色的人生,各色的故事,各色的悲伤,同样的幸福。肤色不同,年龄不同,性别不同,但是总能在这个世界里,在电影中找到相同的连结。 老朋友,亦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