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经忘记了这四年,很久了

如所料的一样,还是“不”,伴随着的是更为冷血的拒绝。我尝试让厌恶自己的人喜欢上自己,但很多时候都是自讨没趣的。那个“不”更加印证了这一点。或许,最后一次,也就这样无声无息的融解在夏日潮热的空气中了。于是从盒子里打开了前几天收拾东西找到的CD,放入电脑,任凭苏格兰风笛将我淹没,悠扬的孤寂,就像是大漠新疆,骨子里渗透出些许西北性格。为了摆脱这些,摆脱宿舍的幽暗回忆,摆脱那些死寂的味道。我骑车出去了。在路上,耳边不停回荡着那首Amazing Grace,同是去年的春节,自己也在立身路一个人走着,耳边响起的还是这首歌。一个人的春节,和临近毕业的感伤比其来,也许幸福得多。很多东西,虽然明确的已成为过去,在此之后将永远无法挽回,这个时候,很多人都还是会有所感触吧。

很可惜,我和很多人没有相处好。和班里的不少人都闹僵过,有的最终也有没有和解。想起来当初的很多事情,却怎么样都只能怀有一种感伤和无奈。要写出我的回忆,真的是太多了,无从下笔。很多记忆犹新的,很多我试图忘记的,很多平常的细节,很多大事件。大一刚入学的时候,和解远波一起去清华玩,一起自习,走的很近,讨论各种科学问题。然而,后来在学生活动的问题上,我们分歧了,后来就很少说话,彼此厌恶各自为人。在迎新晚会上,我和王铮参加一个类似于“你来比划,我来猜”的游戏,结果意外的默契,发现共同点真的很多,这种感觉很奇妙。后来我们常常一起自习,我甚至把他拉去一起在棒球队打棒球。当时我感觉,他是我见过的个人品德最好的同学了。真的关心同学,有责任意识。还有马骋,是253最年轻的。人很好,也热衷于各种学生活动(因为我是学生会的……请原谅)。还记得大一的考试周那阵,我患了重感冒,宿舍里王铮和马骋很照顾我,还用湿毛巾帮我降温。可惜后来,因为作息的冲突,借着两个男生宿舍人数不均衡之际,我换到了隔壁的251宿舍。

写不下去了,很多东西,还是忘记吧,毕竟很多东西本来不属于我,痛苦也好,甜蜜也罢。那些往事,和班里的每一位,尽管我现在仍然在嫉妒你,仍然在憎恨你,仍然在关心你,或者仍然为当初的不合后悔,或者全然不在乎。都成为过去了。或许今天只是因为多了一个“不”字,才会去想很多。刚才看着窗外,又是阴雨的天,此刻心情正好如此。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