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是如此,可能是永远

就像是一朵深黄色的大丽菊,绚烂华丽的外表在这污浊空气中狂怒绽放,从记忆的每一个角落汲取营养,在未来的每一种可能性中盛开生命。纠缠着过去,幻想着未来。Damocles的剑高悬头顶,而我仍然我行我素。生而向死,我却狭隘的无法向死而生。

可能是如此,可能永远只能失落在遥想那年春天的早樱,只能叹息岁月匆匆,只能在一个又一个梦境里重复不搭调的思念。可能是永远,可能如此这般的生活从未发生,这般的回忆只是虚假的无限方框中被禁锢的有限,这般的问候也只是停留在脑海边缘。

我忘记自己曾经时常抬头看看天空的云,呆呆的站在那里,让绚丽的色彩映照全身。我只是渐渐的与天空还有那些沉沉浮浮多彩的云越来越远。不知何时,开始习惯羡慕别人,羡慕牵手走过的一对对,羡慕节日的祝福问候,羡慕重病虚弱时的问寒问暖,羡慕在迷失的时候有一堵坚实有力的墙。可能是如此,可能是永远。我接受,却彻底的重复着迷茫和不解。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