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条河静静流淌

风雨飘打,乱了发,凌散在垂倒的青松肩头,有气无力,散着绿的味道。坠落一地的还有微咸的泪,随着地面的裂痕,汇入地底。我走在这样的石板路上,深的浅的裂缝在脚下偷偷嘻笑,对我指指点点,不怀好意。他们知道我的胆怯。这个人,他无法在那样的狂风骤雨降临的夜解放自己灵魂深处的愤怒和困惑。这个人是多么的懦弱啊!于是,每个夜晚,他们都用同样的雷鸣,同样的光影闪电去惩罚一个个微小的,不足称道的懦弱脚步。偶尔,会有一个白猫停住敏捷的影子。在我面前,一个蓝一个黄的眼,将我这个浑浊的灵魂照的通彻。

我将伞甩在路旁,让雨从顶灌下,顺着双肩,顺着衣角,顺着一层层包裹着我的回忆。回忆厚厚的,暖暖的。很久,我期待了很久了。很短,我却总是害怕这样的短暂。这样脆弱的内有着怎样一条奔腾的江河,却又在面前静静的流淌。

此刻,看着那两颗垂倒的松,我想起,四年前,嘴角不住微微颤抖起来。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