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塌梦境之六年

当遥远的风把记忆埋葬在仅存的一缕气味里时,我看到,原来自己一直在尘尖寻找可怜的立足点,小心翼翼的维护着一些可笑的偏执与卑微,将自己的尊严一次次奉献给了虚无,供其肆意的吞噬咀嚼。或许,现在的我已醒在了倒塌的梦境里,可以万般仇恨的虚构着怎样一种可能性,然后再定义一些无聊的事实。最终,还是要被事实不停地牵引,堕落在充满沼泽的绿潭幻境。有没有一种可能,将过去再重新读写一遍?曾经被追崇的,如今都深切地躺在脚下,仰着额头,一种践踏生命褴褛的姿态。没有实实在在的虚无,只有虚无飘渺的实在。每完成一段旅途,会后悔,但却最终什么都没有留下,就连后悔也终化为云雾,缭绕在白日梦境里,一次次被世界放逐,歇斯底里的,破坏力极强的,雪崩似的,彻底的。不经意间,周围的时空变换重建,围绕这曾经卑微的自己。凯鲁亚克句句箴言。我们都是生活在路上的疯狂追随者,寻求着极致崩溃的尽头。

是的,你还记得吗?那些夏、春或者秋和冬?或许他们已经忘记,曾经的那些时光,你我一起欢笑。

2 thoughts on “倒塌梦境之六年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