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不觉,青春已逝。

—- 不知不觉。
发现自己越发的失去言语能力,很多话到了嘴(手)边都成了碎片,一片一片艰难地被吐出。这个过程就像我现在试图留住自己青春的尾巴一样,到头来却只是更无力而已。

—- 青春已逝。
“敢不敢?! 青春那么短,再不勇敢就完蛋。”
然而,我的青春真的曾有一刻是勇敢过的么?还是终究躲避在自己的安全区域而伪装着:万物确实是按照物理定律正常运转的?
想想当下的浑浑噩噩,当下的无所事事,当下的猪狗不如,这些是必然还是偶然?抱怨了终究只是抱怨过了而已,总不会有什么大改观。有时候却又感觉到莫名的失落,当初那个自己为何悄然消失的无影无踪?他去了哪里?偶尔还会在胸中郁结一团愤怒的火焰,像是一个被剥夺了一切的囚犯最后的呐喊。我大概是病了。我猜,这种病很好治,但又很难。就像是“身在庐山中”,这“看清”的一步会异常艰难。就像当初E对F一样,只是身在烟雾缭绕的幻境,不知所以,井底之蛙。然而此时此刻,一个人终究要学会习惯。朋友们也一样,各有各的忙,各有各的另一半,不能再如以前那样形影不离,吃喝玩乐。
其实,我根本就是惧怕孤独,怕得要死,怕的以为自己已经能够习惯孤身一人。
想起来,大三的时候心理学院在学校主楼前组织过一次心理职业规划。我去做了测试,结果是:我“喜欢”从事与人打交道的工作,而不适合从事科研工作。我当时满不在乎。可我确是喜欢和人打交道的,要不然为什么做了六年的班长,做了两年的学生会干部,又做了一年的学生会主席?为什么总是盼望着开学而不是放假?总是希望大家出去玩的时候叫上我?

—- 跑题。
换句话,或许也能够精确的表述出我此刻的心理状态:“闲的蛋疼。”然而,为了后天报告紧张准备的我,为什么迟迟看不下去文献,而突然决定写下这些长篇大论的牢骚?

     我也不知道,这也许将永远是个谜。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