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意

没有淡淡绿叶飘动的旋律。 空气中是吉他的清音和雨后大地上奔涌的彩虹。 静静地, 你与我坐在一张长椅。 时间此刻交织在过去与未来, 却不曾属于现在的自己。 两个背影交错在两个时空, 两种声音彼此陌生而又倾听。 时空错乱在璀璨华丽的星空下, 被浮云朵朵遮盖,迷幻出浓烈色彩。 我沉醉在酒意浓浓的空气里, 清醒于开始之初, 期待在一切结束之始, 落下帷幕。

二十一年

我是芸芸众生中一个再普通不过的人,就在昨天日,刚刚度过了自己的第二十一载。 二十一年是人生的25%,不,或许要更多,不过,谁知道我会活多久呢?向来感觉自己体弱多病。所以,这个二十一年过得不易,母亲是怎样把自己一点一点从一个手掌大小的孩子养到现在,俨然一个一米八的“大小伙”……期间会有多些苦楚与酸辛我都无法体切身体会。或许即便待我成为人父,也无法深切体会到吧。爱惜生命,好好学习,踏踏实实生活,是我当下唯能做到的。我心里认为,母亲也是如此期待的吧。二十一年来,有太多过错,自己经历了极为痛苦的历程。虽刻骨铭心、历历在目,却不想重新来过,也不愿回忆起那些。 五月,多么美好的季节。是啊,昨日过得也很开心。得到那么多人的祝福,来自蛋蛋网,校内网,短信,还有见面的招呼。这是第一次。有那么多,认识的还有不认识的。也只有这样,我才会暂时忘掉那些令我苦恼的人。生日时还想着那些不快,确实说明自己和那种北方汉子的精神截然相反。虽然细腻,但也狭隘和敏感。昨日,小M的帖子、一直用电话陪我购物的虾皮、来自机房里师姐们的集体祝福及生日歌、中午独自被我吃掉小蛋糕、同学的短信。有这些,我真的感觉足够幸福了。 长大了,就要接受现实。学会容忍某些人的无礼,学会反省自己的不足,遇事先找自己的错误。学会容忍别人对自己的异见、接受别人看不到自己的所做的和自认为的才能,最终学会真的容忍。大家都鼓励说要坚持自己的梦想。的确是啊,我在这条曲折大道上走了有十六载,前方终点即在眼前,但此时,套句老话:前方荆棘。路边的风景也很美。转而想想,我又不能忘记此行的目的,来是要达到的方向,大家为我祝福。或许我会被路边的荆棘深深刺痛,或许我回在美丽的风景前驻足欣赏。可是,我应该加快脚步了,因为时不待人。前行的脚步,应更有力和坦然。 最后,我代表大头、班长、辰、Harry&Eagle,谢谢大家的祝福。衷心的感谢。

写给初夏的五月

感谢NINE,让我也沾染上了夏日和煦的阳光。总是想起以前,久违的那种归属感,经历过的美好。一起哭,一起笑,然后一起流泪,一起声嘶力竭的狂欢。残奥会的华丽闭幕,还有初一那个我永远不能忘记的假期。一切的回忆。不知道你现在在哪里,Sam,我不知道你是否能看到这篇日志(if you can see my blog here, KIM SAM, I am Eagle, however, your old friend)。 此时窗外,阳光透过槭树的手掌散落下来,北京的五月就这样悄然来临。种种迹象预示着一个生机勃勃的夏即将开始。大家也都纷纷换上夏装,人群中也暗涌着一种默默地青春躁动。在这个美好的时刻,我想感谢彼此,感谢那时光,感谢那些人们,曾今记得和忘记的。 五月是个繁忙的开始。实习、考试、学生会等等,事情会很多。昨天整理床铺的时候把GRE的资料收掉了,我有很多很多没有做到,留下唯有遗憾。不管怎样,梦想仍在……或许会迟一些,但是,只要信念在,就还会存在一丝美好。不出意外,六月末就可以踏上回家的旅途,整整一年半没有回家,没有非常的想念,但归属感召唤着我,回到出生和生长的故土。这之后,八月份要独自一人踏上青海这片陌生的土地,展开我先前充满期待的实习。接着,还有考试,还有未来的抉择,还有…… 梦想没有动摇,我可以感觉到,自己离期待越来越近。依稀记得,小时候怀揣着成为天文学家的梦想。细节记不清,只有这个抉择放在心里,从未被洗刷干净。不喜欢追星的自己,此时也有了喜欢的乐队,那种归属的氛围,吸引着我。寂寞也好,但愿不要被自己的枷锁困扰,那枷锁那才是真的寂寞。 生日就要到了,提前祝福自己,在这个生机勃勃的夏天的初始。即使失去所有,也要好好生活,还有心愿,还有希望。

醒在倒塌的梦境里

当遥远的风把我的记忆埋葬在仅存的一缕气味里时,我看到原来的自己一直站在尘埃上寻找可怜的立足点,小心翼翼的维护着一些可笑的偏执和卑微。将自己的尊严一次次奉献给了虚无,供其肆意的吞噬。也许,现在我醒在了已经倒塌的梦境里,可以万般仇恨的虚构着怎样的一种可能性,然后定义一些无聊的事实。最终,还是要被事实不停地牵引,最终坠落在充满沼泽的绿潭。没有一种可能,将过去再重新读写一遍。曾经被追崇的,如今都深切地躺在脚下,践踏一种生命褴褛的姿态。没有实实在在的虚无,只有虚无飘渺的实在。每走完一段路,会后悔,但却最终什么也没有留下,就连后悔也终将化为烟雾,缭绕在白日梦境里。是的,你还记得吗?那些夏、春或者秋冬?或许他们已经忘记你曾经是和我一起度过那些时光的了。 即将开学,却发现被放逐了,歇斯底里的,破坏力极强的,雪崩似的,彻底的。窗系统卸载了,蜥蜴系统装上了,就像是另一种人格的转换。不经意间,将周围的时空重 建,围绕这曾经卑微的自己,或许,凯鲁亚克句句箴言,或许,我们都是生活在路上的疯狂追随者,寻求着极致的崩溃。 对了,电脑的声卡驱动一直没装上……这是我的悲剧了…… 祝愿大家, 特别是我的同桌,能考到自己的理想的地方。& 天佑乌鲁木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