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fe

开心一些

最近写的文章大多气质抑郁,实在是让人沉闷。如此下去,别人会误以为我是个无聊之极,无病呻吟之类。想想看,自己确实没有很多值得过于悲哀的理由。相比大多数,我有太多不起眼的哀伤。说是“无病”,也就近乎是准确的了。于是想想现在,自己走在了理想的路上,从小学时候就和别人说自己要做一个天文学家,一直到高中,这点从没有改变过。现在转眼间居然就到了天文系,然后现在,即将开始自己的天文研究的第一步。就单这一点来说,能做自己理想中的事情,本身就很幸运吧。至于自己在这条路上的种种遗憾,也许是次要的,就像是路的抉择,但最终的目标就是前方,确定无疑。

这种幸福又有多少人有呢?扪心自问,我确实是足够幸运。因此在这里不停的感叹自己不是最优秀的,不停的感叹自己当初浪费精力而去做一些无聊之事,不停的感叹命运不好,不停的感叹自己能力不如别人,这些感叹不应当成为我的感叹吧。什么鄙视,什么在乎,什么背叛,这些也不是我应当追寻和在乎的。身在福中不知福。我现在真的是这样的状态吧。

Feeling · Life

坦然

当初也是这样的一个夏日,也是这样的稚嫩,也怀着同样的抱负,心中同是只有自己最在乎的理想。于是发现新一届本科生十八人中只有两个是第一志愿的我,忽然间联想起了自己的当初,于是才有了下面的各种感慨。

我也和这两个孩子一样吧,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和我一样的如此这般认为呢?不知道他们是怎样看待天文的,不知道他们在理想的路上是否一波三折,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在此荆棘之路上曾深陷泥潭。若是如此,我也从心里为他们祈祷,希望他们早日摆脱困境。可是,我有着太多的不知道,随之而来的总是自己数不尽的遗憾。或许他们根本就不会有这些经历,我是无从知晓。总归,在这里胡思乱想,是我自己的事情。但遗憾的是,我未能按照自己的逻辑将这个世界幼稚的运转下去,遗憾的是曾今崇拜我的同学现在早已变得轻蔑,遗憾的是浪费了很多时间却到头来却意义甚微,遗憾的是现在居然还在这里遗憾种种,数不尽的遗憾。这不是一个成功的人的表现,唯有遗憾。既能这样,何不亦能反之?游离在边缘,恐怕也是痛苦至极。

或许我缺乏坦然接受现实的勇气,但我也怕接受现实意味着妥协。为了方便,我总是试图去撮合一些彼此接近的概念。后果便是加倍的劳累。我明白接受现实,也全然意味着妥协。妥协未必就真的是接受了现实。这是很复杂,又很简单。我能否做到坦然呢?看到往昔和今日之差异,能否坦然接受他人的成功。如果连此都无法做到,想必就得是个闭关锁国,结果只有落后挨打。又或许,这些都不会成为问题所在,当我一心想的时候,还有时间在乎种种么?如今的在乎,就是意味着现在还没有认识,还没有全然放开投入,还没有踏上通往彼岸的路。

是怎样就怎样,这是我成长中痛苦接受的道理。原因比较简单,我在乎自己(或许有时候就会自私),我在乎理想(或许有时候近于偏执)。因此,在两者的联合作用下,就会由于自己的局限在现实中受到层层打击。这是必然。就像是我现在认为留在这里是我的命运的必然一样。逃永远不是办法,一切都很巧合的被安排好了。宿命论,很玄乎的东西,换一个角度,也有其必然。我其实并不了解天文。或者说,直到现在我才有了一点点的认识。以前的梦想也只是机械性崇拜吧,崇拜宇宙,崇拜自然。有人说唯有了解才会有兴趣,那么我对于天文或许崇拜大于兴趣。自然导致限于能力,不能全解。废话说太多了,还是着眼于眼下的路吧,现在该是放弃一些东西的时候了,慢慢的接近一个神圣的时刻,慢慢的感受到自己的不足,慢慢的我要学会认识身边的人和这个围绕着的这个世界,最终认识自己。想感谢的人很多。憎恨的人却怎么也恨不起来了,缘于我无法摆脱自己的罪责。

其实,我还是会时不时的抬头看看天,看看那些闪烁的星星,想起自己小时候,那片天,依旧是那样,美丽。

Life

我们是骄傲的鸟巢一代

看着青松的短信,我眼中浮现出一片蓝色的海,组成这海水的是一颗颗炙热的心灵。在鸟巢中,每个人眼含热泪,高唱国歌,歌唱祖国,立下誓言:我们是永远骄傲的“鸟巢一代”。

对,是这四个字突然将我拽回到一年前的今日,也许她就像是发生在此时此刻,如此这般鲜活,以至于那股激情仍然流淌在我们的血液里,随时都可以沸腾并且爆发出惊人的力。这就是我所难以忘怀的,集体的狂欢盛宴,透彻骨髓的洗礼。

忘不了那些风雨交加的夜晚,忘不了每一位志愿者伙伴的身影,忘不了重复了一遍遍的“观众朋友们,欢迎光临国家体育场”“请朋友们拿好手中的票,按虚线对折”,忘不了手里每一张被我们检过的票根,忘不了那些白色栏杆,忘不了可爱围裙们,忘不了黄色大喇叭。那里有着太多回忆的细节。这所有的细节,对于我,在残奥会结束的一天,伴随着国歌的想起,已经在鸟巢那片土地上升华为了一种情感,一种执着,一种信念。于是我们立下约定。这个约定在我的脑海中渐渐的漂泊,远远地,又很近。然后被“鸟巢一代”这四个字,将这个美妙的幻境恢复到本来的面貌。毕竟是一种执着,是一种近似于信仰的集体化能量:我们做到了,我们是最好的,我们是鸟巢一代,我们将永远是。

我想念你们,所有在KL口的兄弟姐妹们,还有我们的总助理,和令人难以忘怀的经理大雄。

Feeling · Life

当我停下脚步,开始看到,于是想起追逐理想

看到那些远在地球另一端,熟悉或是不熟悉的故事,于是,联想到自己的理想、懒惰与困惑。曾经看成是代表生命意义的东西,如今有些被渐渐淡忘在生活的琐碎里。缺少一种执着疯狂的贯彻到底。一切都受限于个人的能力,这是我必须面对的现实,然而自己对自己的能力又有多少正确的估计呢?放弃机会,就要承担接下来的反悔;放弃的时间,更要用来加倍地体验那种无谓的感伤。

觉得自己距离理想渐行渐远的时候,也许只是将一切举得太高而已。在此高度,以至于无法承担那样的重量。或许着也都只是另一种局限。认识了那么多人,看到的始终还只是自己想看到的东西,不断用主观意识蒙蔽双眼,然后放纵,最后终结在无尽悔恨中。这样的重量自是以我如此的体格无法承担的。唯有打破一些东西,才能得到力量吧。

总是看着看着,内心就泛起洪流,将以前的构建冲毁,推进绝望的境地,然后,再重新构建出起点。看着这样的重复,一遍一遍,不禁有些鄙视。我的卑微,似乎是流淌在血液里的。同时,也会有另外的声音,带给我不一样的景象。告诫我,需要我付出,然而付出的是什么,我也许永远无法做出正确的估计。无论如何,只要拥有一种,没有忘记的事实,彼岸就不会那么遥远。

在德令哈实习近一个月,非常感激姜老师给我这次机会。但我也很遗憾,没有把这个机会发挥到最大的限度。学到的东西,也许是潜移默化的,也许什么也不是。天文,我现在已经想不起来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