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 are you thinking about?

咚—咚—咚—咚
无法忍受的孤独即将崩裂
咚—咚—咚—咚
躁动的熔岩从头顶倾泻而下
咚—咚—咚—咚
四周寂静无声
咚—咚—咚—咚
骤停的心脏狂跳不止
咚—咚—咚—咚

我在珠穆拉玛峰顶呐喊
我在马里亚纳海沟沉默不语
我在你耳边柔情细语
我在人群中寂寞
我在沙漠里狂欢
我在火焰上狂舞
我在寒冰中长眠

咚咚咚咚
咚咚咚咚

究竟何时一切会终结?

偶遇

在你面前,

我笨拙的掩盖着自己内心的痴痴欢喜。

而你却早已把我看穿。

看得时间凝固,扼住了我的呼吸。

两种不同的语言,此刻都失去了意义。

一切的频率和振幅凌散在时空,迷乱地追寻着一点点关于你的蛛丝马迹。

短暂、癫狂、悄无声息的,我站在你的身后。

默默的注视,

这个世界上最耐看的背影,渐渐远去。

 二零一六年二月于西班牙

耳边没有流过的记忆

风儿转着大大小小的圈就纷纷飘落了,
在绿的蓝的荷叶下沿,
坠落为丝的质感。

猫儿踮起脚步,
在披着绿的斜石台上印下记忆。
被敲打成,
散射着起伏的高低。

忘却的,
我们勇敢的拾起,
擦擦眼角的泪水,
为了不能实现的实现。

在叶子的边缘,
一朵海棠,
尽力舒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