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记得

我记得,清澈的夏夜,星空下游荡的影二人 我记得,春天的午后,樱花瓣落下的速度并不是秒速五厘米 我记得,雨后的屋檐,泥土的味道压过了玉兰的芬芳 我记得,午夜的萤幕,睡眼惺忪的我们强撑着看完又一部电影 我记得,似乎是昨天 高楼中透过窗户看风景的你在人群中寻找过我的身影 手机短信的诗句里深藏着迷乱心意的感觉 曾经一遍遍忘记 又一点点浮现 我记得,当初,看到你的第一眼,我就知道 你将是我一辈自己永远的记得 I remember, the clear summer night, the two wandering shadows I remember, an afternoon in the spring, the cherry blossom petals did not fall at a speed of five centimeters per second I remember, after the rain, the smell of earth overwhelmed the fragrance…

What are you thinking about?

咚—咚—咚—咚 无法忍受的孤独即将崩裂 咚—咚—咚—咚 躁动的熔岩从头顶倾泻而下 咚—咚—咚—咚 四周寂静无声 咚—咚—咚—咚 骤停的心脏狂跳不止 咚—咚—咚—咚 我在珠穆拉玛峰顶呐喊 我在马里亚纳海沟沉默不语 我在你耳边柔情细语 我在人群中寂寞 我在沙漠里狂欢 我在火焰上狂舞 我在寒冰中长眠 咚咚咚咚 咚咚咚咚 究竟何时一切会终结?

偶遇

在你面前, 我笨拙的掩盖着自己内心的痴痴欢喜。 而你却早已把我看穿。 看得时间凝固,扼住了我的呼吸。 两种不同的语言,此刻都失去了意义。 一切的频率和振幅凌散在时空,迷乱地追寻着一点点关于你的蛛丝马迹。 短暂、癫狂、悄无声息的,我站在你的身后。 默默的注视, 这个世界上最耐看的背影,渐渐远去。  二零一六年二月于西班牙

沉默如谜的呼吸

我轻轻撩起她被风扬起的黑发里散落出的淡雅文字, 任凭她们一句一句在脑海中静静消融。 一丝丝如迷一样的秀发萦绕在五月和风中, 深邃的黑将我沉溺,迷醉在色彩斑斓的诗句间。 散落的星辰想拾起你的美丽, 却凋零在你无尽的迷宫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