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里吹来的伤感

路边银杏枝头,黑白相间的喜鹊哒哒地叫着。 透着阳光,温暖与闲散。很久没有这样做自己了,即便是现在这样亦如此。过去的回忆已经被冲洗干净,为了抹去痛苦,连带着过去所有的细枝末节统统覆灭在自己手中。看着那些甜言蜜语的幸福人儿,恍若隔世。不禁感叹,哪里有我可以坐下来休憩的长椅,长长的征途,满载着自卑与敏感,伤痕累累的前行,即便如此,也还是面带微笑。此时此景,耳边不断回响起来自富良野小木屋的歌声。我好像是看到了黑板一家,看到了五郎,真希望他能对我说些什么。脆弱的太久了,已经不知道坚强是不是表面的浮华。真的是无法忘却。花了几年时间去忘,但有些东西,终究已经在大脑里生根,成为了神经元的一部分,枝繁叶茂。物是人非,却清晰依然,接着便是袭来的伤感。怀旧,虽然会感到幸福、温馨,但骨子里却都还是伤感。我把回忆埋的很深很深,用路边那月季盛开的土壤,夹杂着苦涩和不舍。让自己的脚印深深地把他们埋葬。现在已经很好了,真的很好了,我到底怎样的心情,自己都已经不清楚了。 再也不是那个看着天边五彩纷繁的云傻傻发呆的人,再也不是那个对着科幻小说饭茶不思的人,再也不是那个每天用笑容忘却与规避痛苦回忆的人,再也不是那个自我了解和熟知的人。因为,我也不知道,我现在是什么,究竟想要什么。想要的,永远也得不到了,花了许多年,为了自己的选择,付出代价。这就是人生吧,我的。

醉意

没有淡淡绿叶飘动的旋律。 空气中是吉他的清音和雨后大地上奔涌的彩虹。 静静地, 你与我坐在一张长椅。 时间此刻交织在过去与未来, 却不曾属于现在的自己。 两个背影交错在两个时空, 两种声音彼此陌生而又倾听。 时空错乱在璀璨华丽的星空下, 被浮云朵朵遮盖,迷幻出浓烈色彩。 我沉醉在酒意浓浓的空气里, 清醒于开始之初, 期待在一切结束之始, 落下帷幕。

醒在倒塌的梦境里

当遥远的风把我的记忆埋葬在仅存的一缕气味里时,我看到原来的自己一直站在尘埃上寻找可怜的立足点,小心翼翼的维护着一些可笑的偏执和卑微。将自己的尊严一次次奉献给了虚无,供其肆意的吞噬。也许,现在我醒在了已经倒塌的梦境里,可以万般仇恨的虚构着怎样的一种可能性,然后定义一些无聊的事实。最终,还是要被事实不停地牵引,最终坠落在充满沼泽的绿潭。没有一种可能,将过去再重新读写一遍。曾经被追崇的,如今都深切地躺在脚下,践踏一种生命褴褛的姿态。没有实实在在的虚无,只有虚无飘渺的实在。每走完一段路,会后悔,但却最终什么也没有留下,就连后悔也终将化为烟雾,缭绕在白日梦境里。是的,你还记得吗?那些夏、春或者秋冬?或许他们已经忘记你曾经是和我一起度过那些时光的了。 即将开学,却发现被放逐了,歇斯底里的,破坏力极强的,雪崩似的,彻底的。窗系统卸载了,蜥蜴系统装上了,就像是另一种人格的转换。不经意间,将周围的时空重 建,围绕这曾经卑微的自己,或许,凯鲁亚克句句箴言,或许,我们都是生活在路上的疯狂追随者,寻求着极致的崩溃。 对了,电脑的声卡驱动一直没装上……这是我的悲剧了…… 祝愿大家, 特别是我的同桌,能考到自己的理想的地方。& 天佑乌鲁木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