耳边没有流过的记忆

风儿转着大大小小的圈就纷纷飘落了,
在绿的蓝的荷叶下沿,
坠落为丝的质感。

猫儿踮起脚步,
在披着绿的斜石台上印下记忆。
被敲打成,
散射着起伏的高低。

忘却的,
我们勇敢的拾起,
擦擦眼角的泪水,
为了不能实现的实现。

在叶子的边缘,
一朵海棠,
尽力舒展。

我的记忆是用电影写成的

每次需要的是音乐的刺激,音乐的唤醒,音乐的情怀,而这些音乐都来自电影。

就像是我儿时的玩伴,音乐伴我成长,纺织出我所有的记忆,一针一线,细细密密。所有悲伤,所有欢笑,所有苦涩和无奈,所有成长,所有的这些伴随着成长的磕磕碰碰,溶解在Espresso中,在浓缩着生活的电影中慢慢溶解,稀释,幸福的流入口中。儿时的记忆就是用电影写的,所有的坚毅勇敢,所有的果断,所有的迷茫;于是自己就成为了电影里的主人公,经历着五光十色的故事,最后总是得到圆满或者哀伤的结局。自己也曾在单亲家庭和父亲一起无奈而邋遢的艰苦生活,自己也曾在日本人的集中营里度日如年挣扎的生存,自己也曾在北美广阔的中部草原上一路狂奔,自己也曾在迷雾缭绕的大城市里流浪穿行,自己也曾经历了生死抉择然后成长,自己也曾有过苦痛的内心挣扎,自己也曾不停的奔跑寻求一个意义,自己也曾在校园里和她手牵手走在梧桐树荫中,自己也曾迷失在黑暗无际的森林里经历了精彩的冒险旅程,自己也曾被无情的欺骗最后找到真正爱自己的人;这些,深刻的入心(其实每句对应了一部电影,至于片名,猜猜看吧)。这些文字,是用胶片写成的音乐,没有对白,仅仅是音乐,可以没有色彩。然后再用情感为黑白的胶片涂抹上色。

电影已经和记忆融为一体了,没有了好坏,没有价值分别。因为是记忆的一部分,所以亲切,所以喜爱。这个世界,就像是电影胶片贴成的一样,每一个角落都散落着各色的人生,各色的故事,各色的悲伤,同样的幸福。肤色不同,年龄不同,性别不同,但是总能在这个世界里,在电影中找到相同的连结。

老朋友,亦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