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时所感

小时候常常会犯一个错误,到处找想要的东西,以为丢了结果却发现就在自己手里放得好好的,到头来白担心一场。现在的我仍旧没有摆脱这样的怪圈,明明是在追寻理想,为此而千方百计努力着,为了那一枚宝贵的十字勋章,忙碌着。然而,没有意识到的是,其实我已离它无远。 个人性格的缺点会在大学时暴露出很多,或者说是集体生活真的比较磨练人的性格。这是我从亲身的经验中学到的。于是,当我一边手里拿着自己幼年时的天文理想,另一边却茫然的准备着,极度的懊恼着过去的得失,却不知,自己已在路上。不觉自己生得几许悲凉。 一路上,越发觉得自己的心智年龄尚小,中学时期没有成熟起来,于是一切都要在大学里草草成熟起来,结果当然是跑的猛摔得也猛。有时候明白,很多事情自己做的不对,但是更多的情况下会对自己的想法失去控制。这是令人痛苦的一件事情。想一想,当你觉得嫉妒别人是一件十分不好的事情,但是你又不能控制自己嫉妒别人,这是怎么样的感受。同样如小儿尿床,明明不想,但就是无法自制。我猜想,唯有训练吧。这样一来,不由赞叹,大学真是很好的成长锻炼之地。于是,我意识到,在这里我真的学会了很多。一个朋友说他不想长大,可是我其实才是真的一直也没有长大。在心灵上,我以一个孩子的不成熟,接受着一次次打击和磨砺。我幼稚的以为,有梦想的人理应擅长于他理想中的事,以为对朋友透明对等会换来朋友的坦然,以为曾今对我好的朋友会以后也一直对我好下去,以为好朋友从来不会对好朋友扯谎,以为朋友会很在乎彼此的感受和追求,以为通过努力就可以达到很高的层次。其实,也许是我都错了,这些该在乎的东西并不适合我。我终究不应该把精力放在一些类似“成功学”的调调当中。这无关于自己,我所能学,也是成功之处,并非是寻找成功之人的缺陷所在。 这个世界是客观的,我接受了。能得到别人的关心真的是万分不容易的事情,人生存是要靠自己。同样,朋友靠缘分,也靠的是付出。但不能期望过多,自己要懂得取舍。于是,才慢慢成长。还会发现更多更多的如此,于是就会更多更多的成长,虽然挫败也会越来越多。然而,庆幸的是,这条路通往自己喜欢的世界,任何事情到最后,自然直~ 于是也会有电影中完满结局般的橘色感觉,阳光的味道。 偶尔还会走走樱花道,路口残存着一些过去的气味,我将它们小心翼翼的拾起来,轻轻的用记忆去唤醒它们。这时候,心里百感交集。枝头的灰喜鹊依然反射着我最喜欢的蓝色可见光,似曾相识。自己用从心里流出的苦涩铺垫的励耘路,也早已失去了往昔的花语春色。植物园寂寞了,她是否寂寞着我的寂寞。红楼还是那样沉稳地矗立着,审视着我的罪恶和感伤。不知道丽泽红色的那片绿枝还是否生机勃勃的伸展着,我想,我的理想,也是这样,在崎岖中学习和前进。 其实,我挺感谢他的。

坦然

当初也是这样的一个夏日,也是这样的稚嫩,也怀着同样的抱负,心中同是只有自己最在乎的理想。于是发现新一届本科生十八人中只有两个是第一志愿的我,忽然间联想起了自己的当初,于是才有了下面的各种感慨。 我也和这两个孩子一样吧,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和我一样的如此这般认为呢?不知道他们是怎样看待天文的,不知道他们在理想的路上是否一波三折,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在此荆棘之路上曾深陷泥潭。若是如此,我也从心里为他们祈祷,希望他们早日摆脱困境。可是,我有着太多的不知道,随之而来的总是自己数不尽的遗憾。或许他们根本就不会有这些经历,我是无从知晓。总归,在这里胡思乱想,是我自己的事情。但遗憾的是,我未能按照自己的逻辑将这个世界幼稚的运转下去,遗憾的是曾今崇拜我的同学现在早已变得轻蔑,遗憾的是浪费了很多时间却到头来却意义甚微,遗憾的是现在居然还在这里遗憾种种,数不尽的遗憾。这不是一个成功的人的表现,唯有遗憾。既能这样,何不亦能反之?游离在边缘,恐怕也是痛苦至极。 或许我缺乏坦然接受现实的勇气,但我也怕接受现实意味着妥协。为了方便,我总是试图去撮合一些彼此接近的概念。后果便是加倍的劳累。我明白接受现实,也全然意味着妥协。妥协未必就真的是接受了现实。这是很复杂,又很简单。我能否做到坦然呢?看到往昔和今日之差异,能否坦然接受他人的成功。如果连此都无法做到,想必就得是个闭关锁国,结果只有落后挨打。又或许,这些都不会成为问题所在,当我一心想的时候,还有时间在乎种种么?如今的在乎,就是意味着现在还没有认识,还没有全然放开投入,还没有踏上通往彼岸的路。 是怎样就怎样,这是我成长中痛苦接受的道理。原因比较简单,我在乎自己(或许有时候就会自私),我在乎理想(或许有时候近于偏执)。因此,在两者的联合作用下,就会由于自己的局限在现实中受到层层打击。这是必然。就像是我现在认为留在这里是我的命运的必然一样。逃永远不是办法,一切都很巧合的被安排好了。宿命论,很玄乎的东西,换一个角度,也有其必然。我其实并不了解天文。或者说,直到现在我才有了一点点的认识。以前的梦想也只是机械性崇拜吧,崇拜宇宙,崇拜自然。有人说唯有了解才会有兴趣,那么我对于天文或许崇拜大于兴趣。自然导致限于能力,不能全解。废话说太多了,还是着眼于眼下的路吧,现在该是放弃一些东西的时候了,慢慢的接近一个神圣的时刻,慢慢的感受到自己的不足,慢慢的我要学会认识身边的人和这个围绕着的这个世界,最终认识自己。想感谢的人很多。憎恨的人却怎么也恨不起来了,缘于我无法摆脱自己的罪责。 其实,我还是会时不时的抬头看看天,看看那些闪烁的星星,想起自己小时候,那片天,依旧是那样,美丽。

当我停下脚步,开始看到,于是想起追逐理想

看到那些远在地球另一端,熟悉或是不熟悉的故事,于是,联想到自己的理想、懒惰与困惑。曾经看成是代表生命意义的东西,如今有些被渐渐淡忘在生活的琐碎里。缺少一种执着疯狂的贯彻到底。一切都受限于个人的能力,这是我必须面对的现实,然而自己对自己的能力又有多少正确的估计呢?放弃机会,就要承担接下来的反悔;放弃的时间,更要用来加倍地体验那种无谓的感伤。 觉得自己距离理想渐行渐远的时候,也许只是将一切举得太高而已。在此高度,以至于无法承担那样的重量。或许着也都只是另一种局限。认识了那么多人,看到的始终还只是自己想看到的东西,不断用主观意识蒙蔽双眼,然后放纵,最后终结在无尽悔恨中。这样的重量自是以我如此的体格无法承担的。唯有打破一些东西,才能得到力量吧。 总是看着看着,内心就泛起洪流,将以前的构建冲毁,推进绝望的境地,然后,再重新构建出起点。看着这样的重复,一遍一遍,不禁有些鄙视。我的卑微,似乎是流淌在血液里的。同时,也会有另外的声音,带给我不一样的景象。告诫我,需要我付出,然而付出的是什么,我也许永远无法做出正确的估计。无论如何,只要拥有一种,没有忘记的事实,彼岸就不会那么遥远。 在德令哈实习近一个月,非常感激姜老师给我这次机会。但我也很遗憾,没有把这个机会发挥到最大的限度。学到的东西,也许是潜移默化的,也许什么也不是。天文,我现在已经想不起来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你了。

哪里吹来的伤感

路边银杏枝头,黑白相间的喜鹊哒哒地叫着。 透着阳光,温暖与闲散。很久没有这样做自己了,即便是现在这样亦如此。过去的回忆已经被冲洗干净,为了抹去痛苦,连带着过去所有的细枝末节统统覆灭在自己手中。看着那些甜言蜜语的幸福人儿,恍若隔世。不禁感叹,哪里有我可以坐下来休憩的长椅,长长的征途,满载着自卑与敏感,伤痕累累的前行,即便如此,也还是面带微笑。此时此景,耳边不断回响起来自富良野小木屋的歌声。我好像是看到了黑板一家,看到了五郎,真希望他能对我说些什么。脆弱的太久了,已经不知道坚强是不是表面的浮华。真的是无法忘却。花了几年时间去忘,但有些东西,终究已经在大脑里生根,成为了神经元的一部分,枝繁叶茂。物是人非,却清晰依然,接着便是袭来的伤感。怀旧,虽然会感到幸福、温馨,但骨子里却都还是伤感。我把回忆埋的很深很深,用路边那月季盛开的土壤,夹杂着苦涩和不舍。让自己的脚印深深地把他们埋葬。现在已经很好了,真的很好了,我到底怎样的心情,自己都已经不清楚了。 再也不是那个看着天边五彩纷繁的云傻傻发呆的人,再也不是那个对着科幻小说饭茶不思的人,再也不是那个每天用笑容忘却与规避痛苦回忆的人,再也不是那个自我了解和熟知的人。因为,我也不知道,我现在是什么,究竟想要什么。想要的,永远也得不到了,花了许多年,为了自己的选择,付出代价。这就是人生吧,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