坦然

当初也是这样的一个夏日,也是这样的稚嫩,也怀着同样的抱负,心中同是只有自己最在乎的理想。于是发现新一届本科生十八人中只有两个是第一志愿的我,忽然间联想起了自己的当初,于是才有了下面的各种感慨。 我也和这两个孩子一样吧,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和我一样的如此这般认为呢?不知道他们是怎样看待天文的,不知道他们在理想的路上是否一波三折,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在此荆棘之路上曾深陷泥潭。若是如此,我也从心里为他们祈祷,希望他们早日摆脱困境。可是,我有着太多的不知道,随之而来的总是自己数不尽的遗憾。或许他们根本就不会有这些经历,我是无从知晓。总归,在这里胡思乱想,是我自己的事情。但遗憾的是,我未能按照自己的逻辑将这个世界幼稚的运转下去,遗憾的是曾今崇拜我的同学现在早已变得轻蔑,遗憾的是浪费了很多时间却到头来却意义甚微,遗憾的是现在居然还在这里遗憾种种,数不尽的遗憾。这不是一个成功的人的表现,唯有遗憾。既能这样,何不亦能反之?游离在边缘,恐怕也是痛苦至极。 或许我缺乏坦然接受现实的勇气,但我也怕接受现实意味着妥协。为了方便,我总是试图去撮合一些彼此接近的概念。后果便是加倍的劳累。我明白接受现实,也全然意味着妥协。妥协未必就真的是接受了现实。这是很复杂,又很简单。我能否做到坦然呢?看到往昔和今日之差异,能否坦然接受他人的成功。如果连此都无法做到,想必就得是个闭关锁国,结果只有落后挨打。又或许,这些都不会成为问题所在,当我一心想的时候,还有时间在乎种种么?如今的在乎,就是意味着现在还没有认识,还没有全然放开投入,还没有踏上通往彼岸的路。 是怎样就怎样,这是我成长中痛苦接受的道理。原因比较简单,我在乎自己(或许有时候就会自私),我在乎理想(或许有时候近于偏执)。因此,在两者的联合作用下,就会由于自己的局限在现实中受到层层打击。这是必然。就像是我现在认为留在这里是我的命运的必然一样。逃永远不是办法,一切都很巧合的被安排好了。宿命论,很玄乎的东西,换一个角度,也有其必然。我其实并不了解天文。或者说,直到现在我才有了一点点的认识。以前的梦想也只是机械性崇拜吧,崇拜宇宙,崇拜自然。有人说唯有了解才会有兴趣,那么我对于天文或许崇拜大于兴趣。自然导致限于能力,不能全解。废话说太多了,还是着眼于眼下的路吧,现在该是放弃一些东西的时候了,慢慢的接近一个神圣的时刻,慢慢的感受到自己的不足,慢慢的我要学会认识身边的人和这个围绕着的这个世界,最终认识自己。想感谢的人很多。憎恨的人却怎么也恨不起来了,缘于我无法摆脱自己的罪责。 其实,我还是会时不时的抬头看看天,看看那些闪烁的星星,想起自己小时候,那片天,依旧是那样,美丽。

当我停下脚步,开始看到,于是想起追逐理想

看到那些远在地球另一端,熟悉或是不熟悉的故事,于是,联想到自己的理想、懒惰与困惑。曾经看成是代表生命意义的东西,如今有些被渐渐淡忘在生活的琐碎里。缺少一种执着疯狂的贯彻到底。一切都受限于个人的能力,这是我必须面对的现实,然而自己对自己的能力又有多少正确的估计呢?放弃机会,就要承担接下来的反悔;放弃的时间,更要用来加倍地体验那种无谓的感伤。 觉得自己距离理想渐行渐远的时候,也许只是将一切举得太高而已。在此高度,以至于无法承担那样的重量。或许着也都只是另一种局限。认识了那么多人,看到的始终还只是自己想看到的东西,不断用主观意识蒙蔽双眼,然后放纵,最后终结在无尽悔恨中。这样的重量自是以我如此的体格无法承担的。唯有打破一些东西,才能得到力量吧。 总是看着看着,内心就泛起洪流,将以前的构建冲毁,推进绝望的境地,然后,再重新构建出起点。看着这样的重复,一遍一遍,不禁有些鄙视。我的卑微,似乎是流淌在血液里的。同时,也会有另外的声音,带给我不一样的景象。告诫我,需要我付出,然而付出的是什么,我也许永远无法做出正确的估计。无论如何,只要拥有一种,没有忘记的事实,彼岸就不会那么遥远。 在德令哈实习近一个月,非常感激姜老师给我这次机会。但我也很遗憾,没有把这个机会发挥到最大的限度。学到的东西,也许是潜移默化的,也许什么也不是。天文,我现在已经想不起来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你了。

哪里吹来的伤感

路边银杏枝头,黑白相间的喜鹊哒哒地叫着。 透着阳光,温暖与闲散。很久没有这样做自己了,即便是现在这样亦如此。过去的回忆已经被冲洗干净,为了抹去痛苦,连带着过去所有的细枝末节统统覆灭在自己手中。看着那些甜言蜜语的幸福人儿,恍若隔世。不禁感叹,哪里有我可以坐下来休憩的长椅,长长的征途,满载着自卑与敏感,伤痕累累的前行,即便如此,也还是面带微笑。此时此景,耳边不断回响起来自富良野小木屋的歌声。我好像是看到了黑板一家,看到了五郎,真希望他能对我说些什么。脆弱的太久了,已经不知道坚强是不是表面的浮华。真的是无法忘却。花了几年时间去忘,但有些东西,终究已经在大脑里生根,成为了神经元的一部分,枝繁叶茂。物是人非,却清晰依然,接着便是袭来的伤感。怀旧,虽然会感到幸福、温馨,但骨子里却都还是伤感。我把回忆埋的很深很深,用路边那月季盛开的土壤,夹杂着苦涩和不舍。让自己的脚印深深地把他们埋葬。现在已经很好了,真的很好了,我到底怎样的心情,自己都已经不清楚了。 再也不是那个看着天边五彩纷繁的云傻傻发呆的人,再也不是那个对着科幻小说饭茶不思的人,再也不是那个每天用笑容忘却与规避痛苦回忆的人,再也不是那个自我了解和熟知的人。因为,我也不知道,我现在是什么,究竟想要什么。想要的,永远也得不到了,花了许多年,为了自己的选择,付出代价。这就是人生吧,我的。

二十一年

我是芸芸众生中一个再普通不过的人,就在昨天日,刚刚度过了自己的第二十一载。 二十一年是人生的25%,不,或许要更多,不过,谁知道我会活多久呢?向来感觉自己体弱多病。所以,这个二十一年过得不易,母亲是怎样把自己一点一点从一个手掌大小的孩子养到现在,俨然一个一米八的“大小伙”……期间会有多些苦楚与酸辛我都无法体切身体会。或许即便待我成为人父,也无法深切体会到吧。爱惜生命,好好学习,踏踏实实生活,是我当下唯能做到的。我心里认为,母亲也是如此期待的吧。二十一年来,有太多过错,自己经历了极为痛苦的历程。虽刻骨铭心、历历在目,却不想重新来过,也不愿回忆起那些。 五月,多么美好的季节。是啊,昨日过得也很开心。得到那么多人的祝福,来自蛋蛋网,校内网,短信,还有见面的招呼。这是第一次。有那么多,认识的还有不认识的。也只有这样,我才会暂时忘掉那些令我苦恼的人。生日时还想着那些不快,确实说明自己和那种北方汉子的精神截然相反。虽然细腻,但也狭隘和敏感。昨日,小M的帖子、一直用电话陪我购物的虾皮、来自机房里师姐们的集体祝福及生日歌、中午独自被我吃掉小蛋糕、同学的短信。有这些,我真的感觉足够幸福了。 长大了,就要接受现实。学会容忍某些人的无礼,学会反省自己的不足,遇事先找自己的错误。学会容忍别人对自己的异见、接受别人看不到自己的所做的和自认为的才能,最终学会真的容忍。大家都鼓励说要坚持自己的梦想。的确是啊,我在这条曲折大道上走了有十六载,前方终点即在眼前,但此时,套句老话:前方荆棘。路边的风景也很美。转而想想,我又不能忘记此行的目的,来是要达到的方向,大家为我祝福。或许我会被路边的荆棘深深刺痛,或许我回在美丽的风景前驻足欣赏。可是,我应该加快脚步了,因为时不待人。前行的脚步,应更有力和坦然。 最后,我代表大头、班长、辰、Harry&Eagle,谢谢大家的祝福。衷心的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