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ling

一时所感

小时候常常会犯一个错误,到处找想要的东西,以为丢了结果却发现就在自己手里放得好好的,到头来白担心一场。现在的我仍旧没有摆脱这样的怪圈,明明是在追寻理想,为此而千方百计努力着,为了那一枚宝贵的十字勋章,忙碌着。然而,没有意识到的是,其实我已离它无远。

个人性格的缺点会在大学时暴露出很多,或者说是集体生活真的比较磨练人的性格。这是我从亲身的经验中学到的。于是,当我一边手里拿着自己幼年时的天文理想,另一边却茫然的准备着,极度的懊恼着过去的得失,却不知,自己已在路上。不觉自己生得几许悲凉。

一路上,越发觉得自己的心智年龄尚小,中学时期没有成熟起来,于是一切都要在大学里草草成熟起来,结果当然是跑的猛摔得也猛。有时候明白,很多事情自己做的不对,但是更多的情况下会对自己的想法失去控制。这是令人痛苦的一件事情。想一想,当你觉得嫉妒别人是一件十分不好的事情,但是你又不能控制自己嫉妒别人,这是怎么样的感受。同样如小儿尿床,明明不想,但就是无法自制。我猜想,唯有训练吧。这样一来,不由赞叹,大学真是很好的成长锻炼之地。于是,我意识到,在这里我真的学会了很多。一个朋友说他不想长大,可是我其实才是真的一直也没有长大。在心灵上,我以一个孩子的不成熟,接受着一次次打击和磨砺。我幼稚的以为,有梦想的人理应擅长于他理想中的事,以为对朋友透明对等会换来朋友的坦然,以为曾今对我好的朋友会以后也一直对我好下去,以为好朋友从来不会对好朋友扯谎,以为朋友会很在乎彼此的感受和追求,以为通过努力就可以达到很高的层次。其实,也许是我都错了,这些该在乎的东西并不适合我。我终究不应该把精力放在一些类似“成功学”的调调当中。这无关于自己,我所能学,也是成功之处,并非是寻找成功之人的缺陷所在。

这个世界是客观的,我接受了。能得到别人的关心真的是万分不容易的事情,人生存是要靠自己。同样,朋友靠缘分,也靠的是付出。但不能期望过多,自己要懂得取舍。于是,才慢慢成长。还会发现更多更多的如此,于是就会更多更多的成长,虽然挫败也会越来越多。然而,庆幸的是,这条路通往自己喜欢的世界,任何事情到最后,自然直~ 于是也会有电影中完满结局般的橘色感觉,阳光的味道。

偶尔还会走走樱花道,路口残存着一些过去的气味,我将它们小心翼翼的拾起来,轻轻的用记忆去唤醒它们。这时候,心里百感交集。枝头的灰喜鹊依然反射着我最喜欢的蓝色可见光,似曾相识。自己用从心里流出的苦涩铺垫的励耘路,也早已失去了往昔的花语春色。植物园寂寞了,她是否寂寞着我的寂寞。红楼还是那样沉稳地矗立着,审视着我的罪恶和感伤。不知道丽泽红色的那片绿枝还是否生机勃勃的伸展着,我想,我的理想,也是这样,在崎岖中学习和前进。

其实,我挺感谢他的。

Poem

维纳斯的赞美诗

月桂女神将你装扮,
用维纳斯的气质,
环绕于你。
那轻柔的月光亲吻着清清记忆中的面庞。
只能在记忆里,
一次次将你的美丽拾起,
一次次回味你的淡雅。

我将写下此刻的自己,
只为了一张美丽的面庞,
我祭奠此刻的自己。

或许,
我们以后不会再相遇。
请允许我的痛苦,
为了那会永远失去的。

泪水中纯净的结晶。
一切都在光芒的眷顾之下,
散射着美丽的余晖。
这不是天意,
而是无数次磨难之后的另一场浩劫。
若是如此,
我无法说出真实的自己。

喜欢,两个字而已。

Event

这个国庆给谁过?

六十年大庆,第一次身处祖国的首都。值得庆幸的是,自己只是一名普通大学生,不用走方阵。

由于昨天要去听中山音乐堂听一场音乐会,晚上地铁出行,才知道此时是国庆排练的最后一场。这才想到,低年级的学生整个暑假天天排练着,那Q版的“五星红旗”似乎成为了夏日的蝉鸣,挥之不去,通俗点说“耳朵听的生茧了”。这才感到他们的不易。然而,我觉得更不容易的是生活在北京的普通百姓。不怎么出校门的我,渐渐才发现,现在的北京似乎又恢复了奥运会时期的“繁华”,有过之而无不及。先不说奥运会和国庆哪个价值更大(显而易见),看着街头的大妈大叔们一个个带起了红袖标……顿时觉得这个国庆真的很累人。不说别的,说说昨日的地铁,真的是非常拥挤,北京本来已经不堪人口的巨大压力,可当国庆的演员专车和戒严一起上阵添油加醋的时候,那场面,真是叫个无法形容,可以就像是世界末日来临时大家逃难的场面。人推人,人挤人,说实话,若是碰到身体不适的老人,真不知道会什么样的事。

那么这个国庆是给谁庆祝的呢?是给我们伟大的祖国母亲?这是当然的。我们大家现在也在享受着祖国带给我们的安定生活(先不说我家乡人民正在遭受的苦难)。然而在我眼中,像中国这样的社会主义国家,似乎是应该保障大多人劳动人民(可能用词不准)的利益。照此逻辑,国庆自然要保障人民生活的正常秩序。这并不同于奥运会,这是咱们国家自己的事情,我们不需要像咱们自己人炫耀自己的富足和强大。因此那些华丽的排场在国人面前的意义和价值又有多大呢?这一切确实是给大家的生活带来了不便。很多人都在抱怨,然而我听到的却是政府给出了两个声音“国庆不扰民”“为保障国庆顺利进行”,这不得不让人哭笑不得,佩服不已。北京的居民怕是早已经习惯这样的生活,在拥挤之中,在层层安检之中,在交通时时戒严之中。这种生活真的算不上“生活”。在如此拥挤的人群中,让我不禁联想到生活在围栏和铁笼之中的动物群体,没有自我,也无法表达自我。一切都是节奏,一切都是服从。

我越来越不喜欢北京了……顺便说一下,我听的音乐会因此延期了……

Feeling · Life

坦然

当初也是这样的一个夏日,也是这样的稚嫩,也怀着同样的抱负,心中同是只有自己最在乎的理想。于是发现新一届本科生十八人中只有两个是第一志愿的我,忽然间联想起了自己的当初,于是才有了下面的各种感慨。

我也和这两个孩子一样吧,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和我一样的如此这般认为呢?不知道他们是怎样看待天文的,不知道他们在理想的路上是否一波三折,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在此荆棘之路上曾深陷泥潭。若是如此,我也从心里为他们祈祷,希望他们早日摆脱困境。可是,我有着太多的不知道,随之而来的总是自己数不尽的遗憾。或许他们根本就不会有这些经历,我是无从知晓。总归,在这里胡思乱想,是我自己的事情。但遗憾的是,我未能按照自己的逻辑将这个世界幼稚的运转下去,遗憾的是曾今崇拜我的同学现在早已变得轻蔑,遗憾的是浪费了很多时间却到头来却意义甚微,遗憾的是现在居然还在这里遗憾种种,数不尽的遗憾。这不是一个成功的人的表现,唯有遗憾。既能这样,何不亦能反之?游离在边缘,恐怕也是痛苦至极。

或许我缺乏坦然接受现实的勇气,但我也怕接受现实意味着妥协。为了方便,我总是试图去撮合一些彼此接近的概念。后果便是加倍的劳累。我明白接受现实,也全然意味着妥协。妥协未必就真的是接受了现实。这是很复杂,又很简单。我能否做到坦然呢?看到往昔和今日之差异,能否坦然接受他人的成功。如果连此都无法做到,想必就得是个闭关锁国,结果只有落后挨打。又或许,这些都不会成为问题所在,当我一心想的时候,还有时间在乎种种么?如今的在乎,就是意味着现在还没有认识,还没有全然放开投入,还没有踏上通往彼岸的路。

是怎样就怎样,这是我成长中痛苦接受的道理。原因比较简单,我在乎自己(或许有时候就会自私),我在乎理想(或许有时候近于偏执)。因此,在两者的联合作用下,就会由于自己的局限在现实中受到层层打击。这是必然。就像是我现在认为留在这里是我的命运的必然一样。逃永远不是办法,一切都很巧合的被安排好了。宿命论,很玄乎的东西,换一个角度,也有其必然。我其实并不了解天文。或者说,直到现在我才有了一点点的认识。以前的梦想也只是机械性崇拜吧,崇拜宇宙,崇拜自然。有人说唯有了解才会有兴趣,那么我对于天文或许崇拜大于兴趣。自然导致限于能力,不能全解。废话说太多了,还是着眼于眼下的路吧,现在该是放弃一些东西的时候了,慢慢的接近一个神圣的时刻,慢慢的感受到自己的不足,慢慢的我要学会认识身边的人和这个围绕着的这个世界,最终认识自己。想感谢的人很多。憎恨的人却怎么也恨不起来了,缘于我无法摆脱自己的罪责。

其实,我还是会时不时的抬头看看天,看看那些闪烁的星星,想起自己小时候,那片天,依旧是那样,美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