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Astronomy

对乌鲁木齐射电天文研讨会的一些小感想

从8月24号到26号短短三天时间,距现在已经有6天了。一直没有找到机会写些感想。在这里找到个机会上网还真的不容易。

此次研讨会我第一次做了口头报告,没想到的是,紧张感几乎一点也没有。不过报告时间没控制好,又碰到了十分守时的徐仁新老师主持的Section,结果报告的提问时间就悲剧的没了……所以谈反响的话,几乎是无从下手,因为就没有手……

这次会议的主题当然还是大口径射电望远镜,研讨会的两天报告大多涉及了射电天文的仪器和技术方面,而探讨天体物理的成份比较少(除了郑老师在提问中说到astrometry的重要性,报告里几乎没有怎么提到astrometry)。其中大口径望远镜主要涉及到的是新疆80米望远镜的计划,包括项目介绍、选址、评估一下可以做的science等等(大部分由乌站的人做报告);然后就是上海65米射电望远镜的一些设备技术情况的介绍(天线,接收机,多波束相关等等),项目进展介绍等等(所以上海台人也很多);接着还有一些关于德令哈13.7米毫米波望远镜的天线面板方面的进展(主动面板和照相技术);另外还有物理所的人介绍了高温超导接收机;紫台的史生才老师介绍了太赫兹设备在国内外发展现状,其中还提到了咱们国家准备在南极兴建的太赫兹望远镜项目(这个和我关心的领域比较合拍);崔向群院士介绍了我们国家的30米太赫兹项目(很振奋的大计划啊,经费要比LAMOST多不少);还有韩金林老师雄心勃勃的C-ART计划;还有临时加的南老师的FAST介绍(看情况,遇到很很多困难……)等等。

另外,科学上的报告主要涉及到了宇宙学(关于陈学雷老师的一个项目设想,名为”天籁计划“,该项目主要为研究暗能量提供独立于超新星观测的数据),脉冲星(涉及到的比较多),分子谱线,类星体,喷流,星系尘埃(这个是我的题目)等等。

总结一下,感觉这次报告收获比较大的部分是听到了咱们中国射电天文未来的一些比较大的工程介绍,这些工程涉及从米波到亚毫米波段的窗口。同时,当我听到自治区对咱们的80米射电望远镜强力支持后,心里感觉还是很温暖,虽然这和近期美国发布的天文年度报告中任何一个计划的经费预算比起来,这个是微不足道的小菜一碟,但还是体现了咱们国家的进步。

最后一天我们去了距离80米射电望远镜候选地较近的奇台江不拉客风景区游玩,令我感叹的是彭秋和老爷爷的身体和饭量如此的好,连我这个年轻人都不觉惭愧啊。后生要努力了~

Categories
Astronomy Event Feeling Life

昨天的一些想法

最近几天参加ISM2010的workshop收获颇丰,认识了很多很nice的Astronomer.
昨日晚餐临时改地为北大的畅春新园。和第二天夜宴的饭菜类似,只是这一次桌子上没有来自Harvard CfA的Qizhou老师,没有U Leeds的Caselli,没有南大的一拨人。结果坐位稀稀拉拉。与我们同桌的是两个台湾的老师和一个UCBerckly的Staff。幸好来自国立清华那位女老师十分健谈。这么想来,每次都是老师主动问我们,和我们相互介绍,而我们作为学生却很少主动和她沟通,觉得十分惭愧。说回那位女老师,她说了好几个笑话之后,提到昨日在北大校园里遭遇一逆行车的经历。她十分“愤慨”,然后说学生很无辜,学生是国家的未来,学校应该保护学生之类的。我不自觉的想起我们学校,周末各种出租场地,各种校外人员在校园里乱停车,甚至乱开车,不禁想若是学校的老师都有如此之想法,那么北师大会是怎样的一个学校?我想国立台湾大学的管理态度应该也是尊重学生的吧。前一阵在高锟的介绍中看到了香港的大学尊重学生的程度,我不禁羡慕他们,可以自由表达自己,可以体验到真正学生应当体验到的。又联想到中国最近的大学去行政化,似乎还没有显出效果。Anyway,希望中国越来越好吧。
By the way, 意外发现马普的Dr. Christian Henkel今天在报告里show some beautiful results about cold dust components map taken by Herschel。不禁想到自己正在处理的SCUBA数据,还是要赶紧把数据处理完。不过Herschel那么强大,虽然口径不是很大,但是没有了大气之类的,去研究cold dust distribution应该是非常理想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