耳边没有流过的记忆

风儿转着大大小小的圈就纷纷飘落了, 在绿的蓝的荷叶下沿, 坠落为丝的质感。 猫儿踮起脚步, 在披着绿的斜石台上印下记忆。 被敲打成, 散射着起伏的高低。 忘却的, 我们勇敢的拾起, 擦擦眼角的泪水, 为了不能实现的实现。 在叶子的边缘, 一朵海棠, 尽力舒展。

献给芭蕾的爱丽丝

天鹅在湖边挥翅轻舞, 弹奏着,你,爱丽丝的美丽。 芭蕾之花绽放在涟漪中心。 萦柔的音符飘落, 在你,爱丽丝的笑容边, 流淌成幸福的琼浆。 没有吟游诗人, 而一切, 只为你凝结成微甜的芬芳, 融化在樱花的笑容间。 落日点亮你的舞鞋,之后, 沉静在山边, 祥和的入睡。  

无花之植

当光酿琼浆渗入月桂的根, 我的诗句开始发芽, 伸展出第一片词句, 脉络上刻写着泪痕, 沉沉的哀伤。 于是我用心的另一半将其深埋。 在第二片音符露出尖角之时, 黑色墨迹之下, 十六分音符里埋藏着我的另一半咏叹, 婉转的绝望。 此刻夜的风点燃了最后的寂寞。 第三片是模糊的影像, 纵横交错的时空划痕之中, 胶片封印着无怨的邪恶, 蓝色的彷徨。 在最后,炽热的火,将一切重新溶化成了月的光芒。

又感慨了

最后一滴晨露幽默地蒸发, 用心的记忆凝固, 潮湿的木瑾味浓, 绽放遍处, 直到湮没我最后一口思绪, 才跳跃到咏叹调上玩赏音符, 与莫扎特一起谈论巴赫。 当秋夜纺织着琴的弦, 我们再来, 说说那个微笑的巴黎之厨。 其实, 我知道你的眼眶已经湿润, 幕。 今天很感慨,上午又昏昏沉沉的在自习室呆了半天……真的是”呆了”半天。然后在晚饭之前,悲剧的发现网号又提前透支了……被锁定。接着走到食堂顶端,正要吃饭之际,又被告知我的校园卡已被冻结。好吧,我昨天才把我的现金全部用来交面试费。于是我身无分文了。回到宿舍,找同学借钱,同学说在卡里,还要去取,嫌麻烦就没给我借,好吧……最后,最后我又只能拿信用卡透支了……没办法,这就是命运吧。哎~不过,有忧却也有喜,下周会被人请客去听潘玮柏的现场演唱会。我虽然不追星,也不是很喜欢流行歌曲,但是明星的演唱会的气氛还未感受过,想去体验一把~何况还是女生请我去~恩。 以上的文字都源于我不小心听了一首歌,结果怀旧的病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