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依旧在那里轻轻拂动发梢

    夏风,掺杂着窸窸窣窣的小雨,轻轻拍打着校园里的柏油马路,浇灭夏日烈焰里残留的戾气。那时少年的心里有着怎样的维特之烦恼,却也都伴随雨后路两边传来的蝉鸣,渐渐融化在一些甜蜜或苦涩的谈笑声里。     动容与怀念,渗入夏夜的燥热,庸扰着一个个不存在的梦境,从一幅画境中的画境叛逃到另一个平行的宇宙里,窥探着他内心最深处埋藏的秘密。在这样暧昧的回忆里,一切都归于原点,意义被不断创造和摧毁。他将自己的过去一遍遍践踏,然后拾起,对着残碎的一切傻笑,然后轻揉湿润的眼眶。 美好,究竟是美妙的虚妄,抑或是残酷的现实?

让我带走的,不是记忆中的你

又在那个熟悉的地方,几年之前,留有我们气息的地方,留着记忆胶片里每一刻的动作。
我曾经幼稚的认为,那些已经被我埋葬的东西可以彻底的 长眠于大海的底处,陪着Tatanic,或者那颗蓝色的海洋之心。然而,事实即便是事实,也是无奈的企图。我这么认为,我是我,我也不是我。我属于自己, 也属于过去的每一刻。
同样的电影在不同的时刻,假如爱有天意,真的么?爱,是否,天意?